Otogari Adonis

【UNDEAD】的乙狩阿多尼斯,希望能为世人与世界献上【love】and【peace】

拖了很久很久的绑专戏(哭)

樱花

*灵感来源于《病非病》。b

*ooc有,剧情捏造有。b

*阿多飒cb向,给@神崎飒马 的绑专戏(把人写死的我是屑啦!b)


“阿多尼斯殿下,我们走得实在有些太近了。”神崎这个星期第二次向我发出了牢骚。

“可是我只是想和神崎你一起吃个饭啊?"我耷拉下眼睛,一副委屈的模样,“而且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?"

“可我之前是个喜欢独行的人。阿多尼斯殿下,自从你和我成为了朋友,你打破了我许多的界限。”

“比如说,我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一起吃饭,第一次被一个人问了这么多常识性的问题,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喝茶.."神崎掰着手指细数我的"罪过”,而我只能像个做错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。

“对不起,原来我打扰了你这么久。可是神崎,为什么之前你一直不说呢?"我有些难过地拿起我的红豆包,

再最后离开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因为....因为我被莲巳殿下教训了。”神崎低下了头,似乎有些心虚。我纳闷地走开,连手上的红豆包都没了滋味。

[次日]

“哦呀,阿多尼斯这么好的孩子居然被红月的后辈给绝交了吗?敬人君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才对啊?"朔间前辈双手环抱着沉思着,“吾辈还是不敢相信,干脆去找敬人君问个明白吧。”

朔间前辈打电话时刚开始显得气势汹汹,平常温和的脸上难得地出现了愠色,对面的敬人前辈似乎是沉默了

一会儿,我没有听清敬人前辈讲了什么,却看见朔间前辈的瞳孔微微放大,随即转身出门,似乎是特地不想让我听见。

我坐立不安地在房间徘徊,空调运转的声音和窗外的蝉声让我尤其烦躁。

“久等了,阿多尼斯君。"等了不知多久,朔间前辈才悄悄地开门重新走进来。

"飒马君的事吾辈问清楚了,其实是飒马君的家族似乎不太喜欢外国朋友。"朔间前辈故作轻松地解释道。

说谎。

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?神崎他应该是讨厌我了吧,虽然我很笨,但也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看不出来。

“我知道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"我郁闷地回答道。

明天给神崎道个歉吧,毕竟打扰了他那么久。

第二天,神崎没来上学

第三天,神崎没来上学

此后的六个月,神崎都没来上学

理由一律是偶像活动。

在这半年里,我坐卧难安,像只被困在牢笼中的野兽。

第七个月,我终于忍不住心中复杂的情绪,打算给他发一封邮件。

说实话,我不是很会用电子产品,于是捣鼓了很久才明白邮件该如何发送。

开始编辑内容的时候,我却愣了很久。

"这么多天不见了,神崎你还好吗?"

删掉,太亲密。

"老师让我问问你,还方便处理班级里的事务吗?"

删掉,这个谎言太蹩脚。

我犹豫着不知写些什么好,于是干脆破罐破摔。

"神崎,这封邮件你可以不用看到,也可以不用回,如果你看到了的话,拜托听我讲完这几句话好吗?“
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讨厌我,我也不想再过问。我很感谢你陪了我那么久,帮助了我那么多,我也很惭愧,就这么没有顾忌地冲进了你的世界。”

"即使你不再愿意面对我,选择与我背道而驰,在我的心里,你依旧是我最好的,最引以为傲的朋友。

“最后,春天上就要到了,也许,我说也许,我们能再去看一看樱花呢?"

点击发送,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[次日]

"小阿多前辈!

神崎前辈找你!在校门口!“天满兴冲冲地向我跑来。

神崎?神崎!

我浑身如触电一般向校门口飞奔而去。

六个月啊六个月。

从夏天等到秋天,再等到秋天。

这一次我一定会,一定会

一定会干什么呢?

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啊

我的脚步在校门口停下,呼出的气息雪白雪白,遮住了面前熟悉的背影。背影转身,微笑。

"阿多尼斯殿下,好久不见。"

好久不见,真的是好久不见。

我委屈地有点想哭,想问问这六个月以来他到底去干了什么。

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,我无声地挪动嘴唇,最后却只是轻飘飘地吐出了几个字。

"欢迎回来,神崎。

“嗯,我回来了。"他的眼角有些泛红。

“那我们....”我终于是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口。

“对不起,阿多尼斯殿下,之前是我太任性了,我们....

“和好吧!"我们异口同声地说道,然后相视一笑。

"还是一起吃饭,一起上课,一起回星奏馆吗?“我笑着问道。

"嗯。"他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我飞快地奔向他,含着有些幸福又有些委屈的泪水,奔向他。

却在即将拥抱他时扑了个空。

他轻飘飘地倒在地上,鼻腔中涌出温热鲜红的液体。

我跪在地上怀抱着他,眼睛发直。

我好像做了一场模糊不清的梦。

梦里他说:“对不起,阿多尼斯殿下,我可能,看不到樱花了。"

谁来把我叫醒?

"对不起,阿多尼斯君,吾辈瞒了汝这么久。其实那天和敬人君打电话时吾辈就知道了这件事。"

……我听不见

“飒马君其实是为了让汝不要这么难过才说出了那样的话,其实,他真的非常在意汝。"

……我不想听见

“最后飒马君收到了汝的邮件,那一天他哭得很凶,说他想你了,想要回学校看看汝。”

……骗人的

“已经没有办法了,飒马君....他放弃了化疗。汝还是想着怎么好好陪他过完最后的日子吧。

……白血病什么的,骗人的吧

那可是要成为武士的男人啊……

怎么可以……轻易地倒在这里

手术灯由红转绿。"我们尽力了,神崎先生也许活不过这个月了。”

我狠狠地咬着口腔中的软肉,咬到血丝慢慢从口腔溢出,咬到嘴里发苦到想哭。

看着病床上睡得安详的神崎,我慢慢滑落在墙角。

能不能,至少陪我看一次樱花?

之后的一个月,我一直呆在医院里,哪里也没有去,或是陪着神崎的母亲聊天,或是与难得清醒一回的

神崎聊聊天。

冬天慢慢过去,我们却默契地谁也没有提起樱花。

神崎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少,我和他聊天的次数也越来越有限。不过每次他醒来,总是记得会对我微笑。

到最后,他再也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。

那一天天气很好,大家脱下了厚重的棉袄。

樱花开得正好,灿烂盛大,像是为了纪念某个人而专门盛开。

我不知道神崎还能不能看见,他最后一次握住我的手,笑着问我:

“窗外的樱花开了吗?”

你又是为了看见什么才一直靠着信念等到樱花初绽呢?神崎?

我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,不过,晚安

绑专戏(其实想写得更好但是没有肝了oi。b)

(写给晨曦姐姐哒!@鬼龍くろ )

鬼龙前辈,你为什么会在寺庙?

我知道了,是为了找莲巳前辈商量[红月]的事吧。

诶?你说不是?

原来是来看看逝去的母亲的吗

抱歉,无意之中提到了前辈的伤心事。

鬼龙前辈的缝纫技术很好,想必前辈的母亲也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夫人吧?

嗯?我的母亲?

在世人面前她是伟大且传奇的歌唱家,慈善家;但是在我和三个姐姐面前,她是个温柔又强

大的母亲。母亲和父亲很爱我们,我和姐姐的生活也很幸福。

前辈说要珍惜与母亲在一起的每一段时间?

我会的,总有一天我的母亲也会离开我吧?在这之前我会尽力不给我的母亲留下遗憾的。

如果前辈的母亲能看到现在的鬼龙前辈,也一定会非常骄傲吧?

诶?今天看起来像是在办庙会,鬼龙前辈祭拜完母亲后不妨和我一起逛庙会吧?

ud绑专名单。b

这个号的阿多抱上妈咪们的大腿啦!

@羽风薰(补课版)  (薰尼!你是我的神!)

@Sakuma Rei (小刘和我一起拿双子的活动卡!这次你先拿!等,等我一模过后和你一起打游戏!)

 @Ogami Koga (刚贴到的大神,不确定,再贴一下,嗯,还是很好贴)

朔间前辈……

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已经不需要朔间前辈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我了

还有三毛缟前辈也是,请不要总想着让我称呼前辈妈妈了,我会苦恼的


与梦境一同封尘的,还有一张相片

泛黄的纸张还依稀可见当时的狂欢

关节生锈的人偶王子安然闭目,守望着这黎明之下的古堡

夜中紫罗兰的人偶馆,随我一起沉睡吧……

迷途入我的梦境的姑娘,是时候告别了

带着旧相片离去吧

不要,忘记我……

(自己画的自己画的,仿的仿的,不是描的,不是盗的@仁兔成鸣(躺平版) ,那是我另一个号,两个号都发了而已。b)

意识流产物(?)。b

紫罗兰的花瓣纷飞,翻起镜面的涟漪

镜中的人偶指尖轻触,鎏金色的眼眸盛满琥珀

白亚麻色的古堡,那里有一场盛宴等待王子盛装出席

沉溺于人偶馆中的狂欢,投射于虚空的镜像

你若是向人偶王子许愿紫罗兰的美梦,说不定他会邀你前往镜面中倒映的人偶馆


之后见

那么,我先回校了

田径部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

之后见



诶!你说你骨头累得要散架了?

骨头散架了可是大事情

要不要我帮你接回去?

不不不,我来给你打电话叫救护车,你坚持住

嗯?你说只是开个玩笑?

这么说我就放心了,不过这种让人害怕的玩笑还是少开比较好


回望故乡的风

【制作人】?你问我刚刚唱的是什么

是我父亲给我母亲唱的情歌

也是陪伴了我童年的歌谣

我有些想念故乡了,于是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

你说很好听?谢谢你,我很开心


羽风前辈又在搭讪女孩子吗?

唔……我担心他又会被传出绯闻

可是提醒他有感觉不大合适

该怎么办呢?